粤都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粤都网 > 财经 > 列表

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可靠吗?【专家分析】

时间:2018年11月16日 09:54:07
摘要 【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我今年四十多岁了,算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女性。我属于女强人型的人,什么事情都喜欢亲力亲为,我二十几岁的时候独自创业,现在已经拥有两家公司,算是我们当地有名的企业家。人人都觉得我的日子过得特别滋润,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去哪里

【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我今年四十多岁了,算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女性。我属于女强人型的人,什么事情都喜欢亲力亲为,我二十几岁的时候独自创业,现在已经拥有两家公司,算是我们当地有名的企业家。人人都觉得我的日子过得特别滋润,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去哪里都哪里,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有多苦多难受。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

我患有妇科病,而且有严重的内分泌不调,脸上的斑点非常多,每次出门之前我都要在脸上抹厚厚一层粉,要不然都没办法见人。为了治病我也花了不少钱,还买了很多名贵的药材来治病,但效果却一点儿都不好。有一次,我一个朋友从呼和浩特出差回来跟我说,当地有一家凯蒙中医院特别火,里面有一位老中医给人治病简直神了。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

我这个朋友平时说话就特别悬,所以他说的话我总是不太相信。后来,他出差的时候我也跟着去了,我亲自来到了凯蒙中医院。到了这里我才知道,原来刘汉荣老先生就是朋友口中那个治病很神的老中医,至于他到底有多神,从每天等着让他看病排队的人就知道了。我那天为了让刘汉荣老先生给我看病,我派了整整一个上午的队,直到中午的时候才轮到我。但这个时间段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我急得不行,和刘汉荣老先生说我是外地来的。他见我着急,而且又是外地人,就破例帮我看了病。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

刘汉荣老先生只是为我把了脉而已,就把我的病情说得一点不差,这真是让我觉得很神奇。刘汉荣老先生根据我的病情,给我开了一个疗程的药让我回去先用着。我一开始真没抱太大希望,总觉得一个疗程根本不能有啥效果。可我回去只不过用了三天药,我的妇科病就得到了好转,白带再也不是黄色的了,而且渐渐转白。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

有了效果后我就有信心继续治疗了,就这样我在刘汉荣老先生这里联系治疗了四个月,现在我的妇科病已经痊愈,就连皮肤也变得好了。别人看到我还以为我做了整形,其实我只是治好了妇科病而已。

















































































































































































































跪在池边的陆明蕊喜滋滋地喊了一声,然后从僵硬的准爹爹手中接过孩子开始清洗,书凝一边打下手一边高兴地说:“恭喜陛下,恭喜娘娘,是位小皇子!”
“给我看看……”
岳凌兮虚弱地抬起手来,陆明蕊立刻把整理好的小肉球放进了她怀里,虽然是皱皱巴巴的,但从五官轮廓来看根本与楚襄同出一辙,她甚是欢喜,忍不住摸了摸儿子的小脸蛋,他竟然停止了哭泣,冲她咧嘴一笑。
“呀,小皇子真是聪慧贴心呢!”
众人难掩惊讶,岳凌兮更是被儿子的举动甜到了心坎里,眼角都泛出了泪花,然而楚襄还僵在那里,仿佛已经石化。
“啊!”
岳凌兮一声痛叫,众人再次忙碌了起来,接孩子的接孩子,递参汤的递参汤,那座杵得笔直的雕像也终于有了反应,把手放到爱妻的手里,任她发泄痛楚。
还有一个小混蛋没出来。
楚襄半搂着岳凌兮,看她在自己怀中疼得蜷缩起来,忍耐力顿时失控,就在这时,岳凌兮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泪盈盈地吐出几个字:“夫君,小宝——”
他瞬间会意,再次手忙脚乱地滚到另一头,接住了第二个孩子。
因为是双胞胎,所以个头都不大,老二比起老大要更小一些,楚襄只用一只手就轻易地将他翻了个边,一望之下,某个突出的小肉条在水中摆来荡去,甚是滑稽,他却又一次僵在了当场,俊脸微微抽搐,似有爆发之相。
居然又是个男孩!
陆明蕊看着脸都绿了的楚襄,捂嘴偷笑片刻,然后故意伸出手说:“陛下,把二皇子交给微臣洗洗吧。”
楚襄直接往她手里一放,又挨个抽了下屁股,依然难消心头之恨。
这两个臭小子可把他们娘亲折腾得够呛,他真想狠揍他们一顿!
然而想归想,护雏的娘亲立刻撑起了虚弱的身体,想看看儿子有没有被亲爹揍疼,却因脱力而倒回了晶石莲叶上,楚襄连忙把她揽入怀中,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她。
“夫人,辛苦你了。”
岳凌兮轻摇螓首,旋即挽住了他的颈子,靠在那片宽厚的胸膛上沉沉地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男宝,亲爹已经气到原地爆炸~猜对的宝宝们请接收小红包咻咻咻——


第140章 远走
皇子们诞生之后,钦天监监正与众属官在外皇城公布了当夜的天文例卜,只见双星镇宫,光芒似彗,乃大吉大喜也,百姓们见了都交头称赞,直道二位殿下是上天赐来的福星,日后必将光耀楚国。
至于裴元舒、顾玄武、陈其真这帮老臣子则是彻底松了口气,只因他们从太上皇在位时就为皇嗣而担忧,提心吊胆地过了二十几年,唯恐这棵独苗出了岔子,好在楚襄励精图治十余载,眼下终于娶妻生子了,还是一举得两男,开枝散叶已然有了希望。
上书贺表之余,几乎每个人都明里暗里地替皇后求了嘉奖,显然她的声望又更上一层楼,楚襄看得龙心甚悦,大手一批通通允了,这么一来,御赐的、进贡的还有太极殿那边送来的东西几乎堆满了玄清宫,光是清点就花了好几天的工夫。
岳凌兮只留下了孩子用的东西,其他的又全部让她们送回了国库里,外臣皆称她贤惠,她却一笑置之。
旁人不懂但是书凝明白,她的主子根本不稀罕去博虚名,做这些事纯粹是出自本心罢了,边关战事不断,国库吃紧,她当然是能省一点就省一点了,至于得到了夸奖也是无心插柳,总而言之,这些事的受益者最终都是陛下。
只要能让他省心一些,她做什么都甘愿。
话分两头,就在楚国上下都沉浸在皇室有后的喜悦之中,西北再次传来了交战的号角声,夷军连夜偷下两座城池,用填满火.药的巨型冲天筒将灵霄关轰塌了一半,楚军伤员剧增,一夕之间耗尽存药,情况十分危急。
就在军报到达王都的当天,宁王自请离京出战。
这本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宁王本就是三军主帅,即便没有这事过完年也该回大营坐镇了,可下午端木筝就进宫来向岳凌兮告别了,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姐姐要随宁王一起去西夷。
彼时岳凌兮还没出月子,听到这事连忙下了床,连孩子都扔给了书凝。
“姐姐,现在那边战火纷飞,到处都乱的很,王爷忙着排兵布阵也顾不上你,你何必跟着他辛苦跑一趟?”
端木筝交袖坐在茶几旁,略施粉黛,精神奕奕,一袭绫罗软裙衬得人温婉又柔和,说出来的话却有披荆斩棘的果断:“兮兮,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我并非一时兴起……王爷他已经向陛下提出申请,在跟西夷交战乃至平定王城之后他都会镇守在那里。”
此话犹如惊雷一般,将岳凌兮劈懵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是说……你要跟着他定居在那里,不再回来了?”
“或许吧。”
端木筝洒然一笑,仿佛过往的苦涩都湮没在那即将到来的新生之中,岳凌兮怔怔地瞅着她,心头五味杂陈,仍是无法接受。
她原以为命运待她们甚是优渥,从姐妹变成了妯娌,即便国籍不同亦可在一座城里共同生活,守望相助,可谁知这样的日子只是昙花一现,她好不容易越过千难险阻回到楚国,才过了半年,居然又要面对分离。
可她不能阻止端木筝,因为她知道,她在这里活得并不算快乐。
思及此,岳凌兮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姐姐,我们是不是……以后都难以相见了?”
她是一国之后,又有了孩子要照顾,以后恐怕再难离开这座深宫。
端木筝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伸出手替她理了理云鬓,温柔地笑道:“怎么会?我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打仗也好维和也罢,总归是要回来复命的吧?你刚生产完没多久,元气未复,切莫胡思乱想坏了身子,否则我走都走得不安心。”
岳凌兮不说话,泪水却扑簌簌地落了满襟。
都说坐月子的时候不能哭,书凝见状也急了,不由得低声劝道:“娘娘,王妃这么年轻,又是侠骨丹心,自然是要出去闯一闯的,更何况出嫁从夫,王爷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打仗,她要跟着才好的。”
这些道理她何尝不明白?
不仅如此,她更清楚那些端木筝不曾说出口的难处,自从纪桐曝光她的身份之后,连带着端木筝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百姓和朝臣都成了无形的阻力,即便在宁王的镇压之下他们不敢大放厥词,可威胁总是存在,而霍家就是最大的那一个。
不被父母祝福的婚事维持下去实在太过艰难,所以他们才想逃离。
岳凌兮知道自己不该再给端木筝增加负担,所以即便难以承受遮遥遥无期的分离也只能咽泪吞下,于是向前伸出玉臂,紧紧地抱住了端木筝。
“战场上刀枪无眼,姐姐,你要照顾好自己。”
端木筝噗地一声笑了,挑起秀眉道:“以前我与那些浪人剑客比武的时候你也在场,何曾见过我输给别人?再说了,王爷会保护好我的,我去只是与他过日子,不会参与两国交战之事。”
“那就好……”岳凌兮喃喃道。
她生怕端木筝会在家国之间为难,如今见她如此洒脱倒也安心了。
“早知道你会哭鼻子,我就不来宫里了,免得陛下找我的麻烦。”端木筝语气轻快,显然是故意逗趣,“都说孕妇情绪敏感,可你这都生了,怎么还这个样子?”
岳凌兮瞅了她一眼,不满道:“姐姐倒是一点也没有不舍得我。”
话音刚落,青葱玉指就戳上了她的额头。
“瞧你这幽怨的模样,怎么就没用在正道上?多对陛下使一使,保管他椒房独宠,再也不会看其他女人一眼。”
书凝憋笑不成悄悄提醒道:“王妃,宫里本来也没有别的妃子。”
端木筝佯作恍然大悟状:“啊……怪不得呢,没有用武之地,只好使到我身上来了。”
“姐姐——”
岳凌兮嗔了一眼唱双簧的两个人,没有再在这件事上纠缠,只是反复叮嘱着安全问题,并让晨雾含烟等人去库里翻出软猬甲、天机锁、玉蟾蜍等宝物交给端木筝,说是关键时刻能救命,端木筝哭笑不得,可为了让她放心也只能照单全收,末了还不忘戏谑一句。
“陛下真是惯着你来,国库都成了你的私库了。”
岳凌兮脸红不语。
边上的几个宫女正吃吃地笑着,又听见端木筝娇嗔道:“聊了这么久了,怎么也不见我的两个小外甥?我明天就要走了,连他们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你可不能藏着掖着。”
一语中的。
岳凌兮怕她见到孩子触景生情,为自己无法生育而难过,所以在她进来之前刻意让奶娘把两个孩子带去了偏殿,谁知她主动问起来了,眼睛里满满的全是期待,于是岳凌兮也就放下了内心的隐忧,转而吩咐道:“去把他们抱过来。”
“是,娘娘。”
书凝转身就去了,未过多时,两个小不点在众星拱月之中来到了花厅,还没瞧见脸,笑声就已经远远地传了过来,等到了跟前,两人都看见了岳凌兮,愈发笑得不可收拾,小嘴咧成一弯细月,粉嫩又可爱,简直教人疼到了心坎里。
“我……我能抱抱他们吗?”
端木筝一脸痴迷地看着两个孩子,眼里水汪汪的,几乎快要涌出来,岳凌兮二话不说直接把老大放进了她怀里,笑声忽然停止,小家伙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瞅了她片刻,似乎感受到了温柔至极的注视,旋即再次笑开。
“咯咯——”
端木筝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
刚出生的小孩还没长开,通常都不好看,而且对陌生人会有抗拒感,可眼前这个明显不一样,小脸犹如满月,又白又嫩,细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每动一下都撩拨着她的心,五官轮廓就更不必说,已经初现俊逸的雏形,最重要的是不怕生,仿佛一早便知她是他的姨娘。
这样聪慧又可爱的孩子,她怎能不喜欢?
端木筝哼着西夷的歌谣哄他,又命紫鸢拿出锦盒里的金铃铛,一下又一下摇晃着,他伸手去抓,她就笑眯眯地给他,另一个也不忘亲自递给老二,疼爱之情溢于言表。
“兮兮,给他们取名字了吗?”
“还没呢。”说起这件事岳凌兮就想叹气,似乎很是无奈,“父皇母后让我们自己拿主意,陛下最近又太忙,不怎么上心,就一直耽搁下来了。”
端木筝忍俊不禁:“若是个女儿只怕封号都赐完了。”
岳凌兮也笑:“就是,还不会像他们这样一出来就被揍了屁股,不过母后说这是遗传,陛下小时候也没少被父皇嫌弃。”
“郡王也是偏疼小郡主一些,可能楚家的男人都这样吧。”
端木筝与岳凌兮相视而笑,片刻之后却忽然微微一愣。
他会不会也更喜欢女孩?
这个问题注定没有答案,她强迫自己不去想,然而胸口却疼了起来,一寸一厘直入心扉,就像是淅淅沥沥的小雨逐渐变成暴雨倾盆,夹杂着电闪雷鸣,再难平息。
端木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放下怀里那团小可爱并离开玄清宫的,神思恍惚,无意识地往外走,连路过的宫婢向她行礼都没有察觉,直到步出宣德门,回到了印有宁王府徽记的座驾前,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猛然拽住了她,她这才惊觉回神。
“怎么了,跟个游魂似的。”
楚钧皱着眉头将端木筝拢入怀中,又仔细地观察了一遍,并未发现哭过的痕迹,却依然牢牢地圈着她不肯松开,她倚在铜墙铁壁一般的胸膛上,聆听着明显加快的心跳声,泪水差点就冲了出来。
不能让他担心,他身上的负担比她更重。
思及此,端木筝收敛了情绪,抬起俏脸冲他嫣然一笑:“没什么,两个小宝宝太好玩了,我都舍不得走了,这个兮兮,为了留下我都祭出杀手锏了!”
楚钧淡然一笑,旋即搂着她坐上了马车。
学会放下牵挂离开早已是他们夫妻之间心照不宣的事情了,她不会动摇决心,他亦然,所以不必揣测她话里的真意,只是她会这么开玩笑,想必心里还是受了些影响。
良久,楚钧再次淡淡开口:“你若喜欢孩子,等到了西夷我们收养一个。”
端木筝浑身一震,骤然转头看向他。
连她都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实,更遑论是收养非亲生的,他却提前走到了这一步上,问得那样风轻云淡,就像是从来不为此事而苦。
这个男人,究竟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对自己做了多少心理建设?
端木筝沉默许久,最后抱住楚钧轻声道:“不了。”
她有他就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圣诞快乐~


第141章 生辰
在儿子满月的前一天,楚襄迎来了他的二十七岁生辰。
从小到大他对这个日子都没有什么期待和欢喜,只因在父皇的陈述中,他深刻地记得母后当初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才将他产下,出于孺慕之情,每年他都会去太极殿向母后谢恩,同她一起过这个生日。
今年本来岳凌兮也要去的,可惜还没有出月子,楚襄唯恐她没养好身子以后落下病根,便独自前往太极殿了。
宫阙深深,花香影浓,一片阗黑之中唯有太极殿流光溢彩,四面玲珑。
儿子孝顺,登基至今也没有办过一场像样的生日宴,做母亲的自然心疼,每次都要张罗一大桌好菜,还会亲自下厨做一碗长寿面等着他来吃,今天自然也不例外,天边的云彩还没落下太极殿的后厨就忙碌起来了,待到入夜,新鲜出炉的荤素八珍已经摆在了案台上,就等着寿星到来。
楚襄在别的事情上或许偶尔狂放肆意,但在这件事上却从来不会让夜怀央久等,天刚刚黑透,他的身影就准时出现在门外,踏着稳重的步伐迈入了大殿之中。
“儿臣拜见父皇和母后。”
“快些起来。”
夜怀央笑眯眯地上前扶起了楚襄,亲手替他解开了领口的玛瑙搭扣,又把沾了凉气的斗篷取下来递给宫人才拉着他坐下。早春尚寒,一杯姜茶自是不能少的,楚襄捧着瓷杯啜饮的同时夜怀央又让人端了个炭盆来,直道他穿得少,回头冻坏了身子。
话没说两句,人却已经在殿内转了几圈。
眼瞧着自个儿父皇面色渐渐不佳,楚襄连忙开口道:“母后,儿臣不冷,您别忙活了,再说从玄清宫到太极殿也就几步路,吹不了多少风。”
听到这话,夜怀央停是停下来了,却难免嗔怪道:“兮兮坐月子顾不上你,这玄清宫上下也没个懂事的,到了晚间也不知道给你添件衣裳。”
楚襄还没说话,楚惊澜清冷的嗓音已经飘到了耳边:“他这么大个人了,冷了自会加衣,还用得着别人操心?”
夜怀央瞪着他说:“再大也是我儿子。”
“就他这个张狂无忌的性子,我跟别人也生不出来。”
楚惊澜拂了拂白玉宝相花茶盖,将那盏用雪水冲泡的明前龙井送入了口中,甘醇的香气在口齿之间冲散开来的时候他看了眼夜怀央,眸底掠过一丝轻细的悦色,半是挑逗半是戏谑,仿佛夜幕之中的一簇火焰,刹那间点燃了她内心的悸动。
夜怀央的脸一点一点地红了。
真是讨厌透了,非要当着儿子的面不正经!
楚惊澜仿佛猜到她在想什么,淡定地扫袖起身将她揽至身侧,然后开始赶人:“吃了这碗面你就回去罢。”
“父皇,今天可是儿臣的生日……”
这种恩爱的戏码已经看过多次,楚襄都见怪不怪了,可听到父皇这么不留情面地赶自己走,他还是忍不住苦笑。
“就是,你别老对他这么凶。”夜怀央剜了楚惊澜一眼,然后转过身对楚襄说,“快尝尝母后给你做的长寿面,慢慢吃便是,等会儿母后让月嬷嬷把你喜欢的菜都装在红木食盒里,给你带回玄清宫。”
……这不还是要赶他走?
楚襄有点发懵,拿不准自个儿爹娘今天演的是哪一出,夜怀央甚少见到儿子这副模样,当即掩着唇笑出声来,笑完之后还是疼爱地亲了亲他的额头,正色道:“襄儿,生辰快乐。”
“母后每年都这么说,儿臣每年的愿望也只有一个。”
楚襄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玲珑的女人,眼中俱是孺慕之情——纵然容貌没有太大的变化,可她确确实实不再年轻了,小时候轻易就能将他举在膝头玩耍,现在却要踮起脚尖才能碰到他的额头,一切都在变,唯有爱他的心从未变过。
“只愿父皇和母后寿与天齐,让儿臣常奉膝下,这样儿臣才能真的快乐。”
听到这话,夜怀央眸底霎时泛起了水光。
楚惊澜的身体状况非常好,五十多岁的年纪,骑马射箭仍然能甩下一大批年轻士兵,根本无须操心,所以楚襄这话是对她说的,二十多年以来,他们两父子从未将她的腰伤放下过,即便一个已经踏上迟暮之路,另一个也成家立室了,可在他们心中,她始终无可替代。
有夫及子如此,还有何求?
夜怀央温柔地凝视着楚襄,片刻之后,忽然扬声唤来月牙问道:“食盒都备好了吗?玄清宫那边今晚怕是没准备吃的,记得多添双筷子。”
月牙道:“娘娘放心,奴婢省的。”
楚襄见此情形愣了愣,道:“母后当真要赶儿臣走?”
“傻孩子,母后怎么会赶你走?”夜怀央替他理了理绣着苍龙的衣襟,语重心长地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你做了父亲了,这个世上除了母后还有另一个女人也为了你受过怀孕之累,生产之苦,所以从今往后,这些重要的日子你应当同她一起过。”
楚襄默然,末了才略一弯身:“是,儿臣记住了。”
夜怀央露出欣慰的笑容,催促道:“好了,快回去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楚襄颔首,又向二人拜过才转身离去,海水江崖纹袍摆一路摆荡,在花团锦簇的地毯上投下细长的倒影,最后在拐角消失不见了。
晚来风起,吹乱一室薄纱,影影绰绰,宛如飘絮,闪烁的烛光下,楚惊澜抬步上前将夜怀央拥入怀中,像往常那样温暖着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她嫣然一笑,轻轻地靠在他胸前,仿佛极为享受此刻的宁静。
楚惊澜垂眸凝视她许久,忽然低声问道:“就这么把儿子推出去了?”
“什么叫把儿子推出去?说得好像他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一样!”夜怀央失笑,伸出柔荑轻捶了他一下,“儿子有自己的生活,我们本来就不该束缚他。”
“我怕你心里不舒服。”
“怎么会?”夜怀央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眼儿微卷,唇角轻扬,点点滴滴俱是化不开的深情,“我人生的重心从来都只是你,以前是,今后亦然。”
闻言,楚惊澜脸上徐徐浮起一丝笑,缥缈且淡然。
“为夫知道了。”
玄清宫。
时辰已经不早了,两个小捣蛋嬉闹了一天,终于躺在摇篮里昏昏欲睡了,岳凌兮坐在烛光下轻声哼着江南的小曲儿,声线软糯,宛如绣娘那双红酥手下的千万根丝线,盈盈绕绕之间就缝住了一颗心,令人难以忘怀。


来源:未知  作者: 178软文网
相关新闻
其它网友:Flowers ( 繁花 )
评论:学习伤我千千遍,我待学习如初恋。

网易网友:Sam| 绝情△
评论:每次考完试,我都要安慰自己,没关系,重在参与。

搜狐网友:凝固旳悲伤※
评论:因最近频繁地震,通往爱情的路已断裂,请您绕道而行

天猫网友:Flowers情调
评论:爷爷说他们那个年代。谁考试不会答。就答说毛主席万岁。没人敢打叉。

百度网友:-旧流年 seven ||
评论:法国有个圣女,叫贞德。中国有好多剩女,是真的。

猫扑网友:离心   ■
评论:我以为你只是颓废,原来你已经报废了。

天涯网友:忘了爱° Toro
评论:你复杂的五官,掩饰不了你朴素的智商。

本网网友:落荒而逃 яuηαωαγ°
评论:只要爱情不要金钱的女人很多,只要爱情不要婚姻的男人更多。

腾讯网友:伤好了痕还在
评论:当有人装B的时候、哥总是低下头。不是哥感到羞愧、而是哥在找砖头.

凤凰网友:楓獨洎薸蓅
评论:快开学了,学校,你得到的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南之窗 | 中国海西网 | 中财网 | 新福网 | 网站导航

粤都网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 2012-2017 http://www.ydu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务及信息报错:1113910010@qq.com (非诚勿扰) | QQ:11139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