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都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粤都网 > 汽车 > 列表

呼和浩特凯蒙中医院存在吗?【聚焦】

时间:2018年11月12日 11:59:13
摘要 做好卵巢保养很重要,凯蒙中医院有坐诊的中医张泽涵医生,指导你一步一步调回年轻态。凯蒙中医院 凯蒙中医院张泽涵中医医师,本科学历,从事中医内科、中医妇科临床工作二十余年,有丰富的临床诊疗经验。特别对闭经,痛经、月经不调,经行伴随疾病,青春痘(

做好卵巢保养很重要,凯蒙中医院有坐诊的中医张泽涵医生,指导你一步一步调回年轻态。凯蒙中医院

凯蒙中医院张泽涵中医医师,本科学历,从事中医内科、中医妇科临床工作二十余年,有丰富的临床诊疗经验。特别对闭经,痛经、月经不调,经行伴随疾病,青春痘(痤疮)偏头痛,高血压,痰咳哮喘,失眠,老年性退行性关节病变,肩周炎(颈肩部肌肉痉挛综合征)、妇科疑难杂症、内科疑难杂症,有独到的治疗方法。并对针灸按摩理疗等传统疗法也有丰富的临床治疗经验和独特的手法。

卵巢老了,女人就老了

1、外表:30岁后,皮肤衰老、干燥无光泽,脸部有褐色斑块或斑点,乳房松弛下垂,身材臃肿等。

2、体质:气血虚亏、新陈代谢紊乱、免疫力低下等。

3、生理:盗汗、便秘、脱发、阴道干燥、性欲下降、提前闭经。

4、月经:月经量少,月经失调,月经稀发,月经周期延后,经期逐渐缩短,而最终继之闭经


凯蒙中医院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桥开发区…………,是一家集中医治病、中医养生、中医教育、中医研究为一体的中医院,拥有男科、妇科、内科、内分泌科、皮肤科、儿科、骨科项目,在全市有多家凯蒙大药房,并与同行中医馆在中医药领域开展了深度交流与合作。为继承和弘扬中国中医药文化,普及中医治病、养生、保健知识,凯蒙中医院成立了“中医大讲堂”,举办了一系列学术研讨和健康讲座,通过名医理论讲座、经验传授、临床观摩、指导学习等方式,针对性辅导中医师业务水平的提高,推动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并在这个过程中积极创造和解决社会就业问题,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一定的贡献。凯蒙中医院

中医“治未病”是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生态学,中医院成了“中医养身堂”及“中医理疗中心”。秉承五千年中医中药精髓,遵循阴阳五行生化收藏之变化规律,运用中医“内疗+外疗”双疗法结合传统药、砭、针、灸、按硗、导引六大技法进行治病、养生及调理。中医院临方炮制的各种药膳、药茶包、个性膏方等甚为本地百姓推崇,义诊、天天赠饮、药膳学习活动享誉青城。现正在申请进入社区的医疗资质。凯蒙中医院














































































































































鼓喧天,欢声雷动。
宁王府却是安静如昔。
大门正对着的浮雕照壁后方有一大块空地,落着二十几只雪白的鸽子,端木筝坐在藤制吊椅上心不在焉地洒着玉米粒,任它们伸长了脖子不停地啄食着,完全没注意到已经超出了自己平时喂的量。
也不知他到了哪条街上了。
她兀自猜测着,一颗心在胸腔里乱跳,只因记挂着楚钧身上的伤,偏偏在这人山人海的当口她不便去城门迎他,只能在家里干等着,实在让人着急。
正是坐立不安之际,贴身婢女忽然从门外跑了进来,高兴地向她禀报:“夫人,王爷回来了!”
话音刚落有人就从门口拐了进来,身披薄甲腰挎长剑,凛然如风,不一会儿就走到了端木筝面前。她仰首看着那个朝思暮想的人,竟忘了起身去迎他,一昧地坐在那儿发愣,见此情形,楚钧把头盔和剑都交给了下人,并挥退了他们。
“大半年不见,不认识我了?”
楚钧沉哑的嗓音一下子把她从恍惚中拽了出来,只听一阵细密的碎响,整盘玉米粒悉数落在了地上,随着衣袂的舞动,她整个人已如蝴蝶般扑进了他的怀抱。
“你伤了哪里?快让我看看!”
端木筝伸手就去解他的盔甲,可摸索了半天也没找着暗扣在哪里,急得眉头都拧成了死结,楚钧无声地看着她,嘴角冷硬的弧度渐渐软化,跟着便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迈向内院的卧房。
“夫君?”
端木筝惊了一跳,连忙攀住他的肩膀,稳住之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突然闻到了药膏的味道,似乎是从左边的肩胛上传来的,她心头一紧,立刻催他放自己下来,他却充耳不闻,她不敢放肆挣扎,只好僵硬地蜷在他怀里。
穿过曲折回廊,馥郁的香气霎时扑面而来,两人在院子里的桃树下沾了一身碎粉,终于来到了卧房前,楚钧踢开门,直接撩起珠帘进了内室,然后把端木筝放在了床上。
“不是要看么?怎么又不动了?”
见她傻愣愣地瞅着自己,楚钧眉梢微微一扬,三两下就解开盔甲扔到了一旁,然后欺身压了上来,触碰到柔软娇躯的那一瞬间,清冷的眸子里似乎有火花闪过。
“夫君!”端木筝低呼,一边用手挡住他一边不由自主地红了脸,“你这是要做什么?”
楚钧看了她一眼,干脆将内衫也除下,露出黝黑而结实的身体,每一块腹肌都教人热血沸腾,可看到左肩上绑着一大片绷带时,端木筝顿时窒住。
“怎么伤得这么严重?”
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楚钧的伤口,楚钧却把她的手一按,轻描淡写地说:“军中出了奸细,蒙城之战被暗算了。”
闻言,端木筝猛然僵住,神情也变得极为不自然,仿佛每字每句都戳在心脏最柔软的那一处上,令她愧疚又不安。
她早该想到的,国师绝不会把所有砝码都压在她身上,上至朝廷下到军中,不知还潜藏着多少西夷的细作,若是她能设法找出那些人,或许他就不会受伤……
楚钧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什么都没说,蓦然俯下身吻住了那双红唇,冰冷的气息宛如暴风雨般席卷而来,端木筝猝不及防,却极其温柔地回应着他,右手始终抵在胸前,还轻声提醒着他。
“唔……你别乱动……”
听着她断断续续还夹杂着嘤咛的声音,楚钧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滚烫的唇舌一路滑到锁骨,时而舔舐时而吮吸,留下草莓般的印痕,她见他毫不克制,不动声色地把他往外推,他眸色陡然变深,用力箍紧了她的纤腰。
“不愿意?”
端木筝低低一叹:“愿意,可是你的伤……”
“我伤得重不重,你试试便知。”
说完,他又埋下头去亲她,她起初还愣着,直到胸口阵阵发凉才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刚要阻止他,他已经精准地攫住了她的敏感处,她弓起身体勉强忍过一波翻涌的快感,微微睁开眸子,却发现他已经蓄势待发,下一秒,他霸道地挤了进来,开始小幅度地挺动。
他说的试一试竟是这个意思!
端木筝的脸蛋霎时红得快要滴血,恨不得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楚钧仿佛察觉了她的意图,揽臂将她托举在怀里,迫使她面对着自己,看着她咬唇喘息的娇羞模样,浑身上下仿佛被火燎过,连嗓音都有些发干。
“筝儿……”
她轻轻地嗯了一声,难以支撑地伏在他肩头,意志分明已经溃散,却不忘亲吻爱抚他的伤口,就像那是印在她心口的一道疤,她为之疼为之难受,楚钧瞧见了,心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喀啦一声碎了。
薄纱帐子不知何时被放了下来,朦朦胧胧地遮去了旖旎春光,两人跌进柔软的床榻,享受着久别重逢的美好时光。
翻云覆雨过后,楚钧穿好里衣下了床,转手又去拿外袍,端木筝本来都快要睡着了,见此情形又支起身子问道:“还要出门?”
楚钧颔首,却没说要去哪。
端木筝心知多半是公事,也不多问,只细声道:“我熬了红枣芪淮鲈鱼汤,补血益气的,你喝一碗再走吧?”
她撑着酸软的腰肢坐了起来,谁知脚还没挨地就被楚钧按回了床上,淡淡的四个字旋即从头顶飘了下来:“回来再喝。”
说完,他把锦履往脚上一套,大步离开了房间。
玄清宫。
楚钧缓步踏上石阶,刚进殿就看见吏部侍郎齐胜捧着一本册子从里头出来,棕黄色的印花底,还裱了金边,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
“吏部呈上来的御前女官名单被皇兄驳回来了?”
“回王爷,正是。”
齐胜满是笑容的脸上隐约透着无奈,想必这事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但是话说回来,这个位置一直是众人争抢的香饽饽,名单上的每个人来头都不小,个个才貌双全八面玲珑,吏部也是经过千挑万选的,如今一次又一次被驳,都不知该换成什么样的才能让楚襄满意了。
楚钧自然明白楚襄不想让朝臣势力的角斗延伸到御前来,更不想传出什么流言蜚语,所以才不立女官,可吏部这几个人成天往上送名单也是理法使然,他不愿多说,只道:“那齐大人就再回去琢磨琢磨吧。”
齐胜忙道:“是,微臣告退。”
随后两人错身而过,一个朝宫外去了,一个笔直走进了内殿。
玄清宫乃是楚襄的寝宫,平时他甚少在此处理政务,可今天楚钧过来却看见桌案上摆着一摞卷宗,封皮皆有不同程度的褪色,显然是有年头了,楚襄正仔细地翻阅着其中的某一本,甚至都没察觉他进来。
“皇兄。”
楚钧屈身见礼,楚襄闻声抬起头来,浅声道:“回来了?”
“嗯。”楚钧瞥了眼卷宗上密密麻麻的字,随口问道,“皇兄怎么看起这个来了?”
不提还好,一提楚襄的脸色又沉了几分,“阿钧,你可还记得十年前岳群川的家眷被逐出王都之后迁去哪里了?”
虽说当时楚钧年纪还小,可这毕竟是轰动朝野的大案,他身为皇室宗亲又岂会不了解,所以他只是略微回忆了下就得出了答案。
“我记得是琅州。”
楚襄把卷宗往桌上一撂,冷笑道:“是琅州,流胤前日才从那里回来,可是连一个岳家的后人都没找到。”
“为何会这样?”
楚襄把起因经过简单地叙述了一遍,楚钧先开始只是皱紧了眉头,待细想之后突然觉得心惊不已,再看楚襄的表情,他立刻明白为什么要查阅这些陈年卷宗了。岳家的人无缘无故消失不是巧合,远在江州与谋反案毫无干系的岳氏庶族被流放关外也不是巧合,或许当年他们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有人背着朕下达了假诏谕蓄意灭口,简直一手遮天!若不是朕机缘巧合救了岳凌兮,只怕这件事到现在还是个秘密!”
“皇兄息怒。”楚钧顿了顿,谨慎地提出了自己的猜想,“我怀疑……律王谋反一案或许还有漏网之鱼,而岳群川是知情人之一,所以在他死后全家都遭到灭口。”
楚襄的表情没有异常,显然早就想到了这点。
只不过推测始终只是推测,要验证还需要花大力气去调查,再加上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楚钧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什么好主意,遂试探着问道:“要不要请示下长辈们?他们或许知道的比我们多。”
“不,暂时不要惊动他们。”
楚襄态度坚决,楚钧也不好再劝,遂转移了话题。
“先前我进来时又碰到齐胜了,皇兄若是不想甄选女官何不干脆让他别来送册子了,省得朝中那些钻营之人费尽心机地把自家女儿往里填。”
听到这件事,楚襄的心情竟破天荒的阴转晴,连带着嘴边亦有了笑意。
“谁说朕不选了?”


第16章 新衣
王都的夏季很长,通常都会热到十月初,在这样的天气下一般没有什么可供消遣的室外活动,闲暇之余,端木筝带着岳凌兮来到了城中数一数二的成衣铺,准备为她订做几套衣裙。
铺子开在城北的官宦区,占地虽不大,装修得却极为雅致,什么水晶勾月烛台、镶百合花铜镜和一整面镂空琉璃墙,甚是吸睛,无怪乎这么多姑娘前来光顾。老板锦娘是位颇具风情的美妇人,待人接物十分周到,尤其是对那些有身份的夫人,所以她一见到端木筝就立刻迎上来了。
“如夫人万安,今儿个怎么有空光临小店?莫不是王爷回来了要替他订几件新袍子?”
端木筝弯了弯唇,没有理会她带着讨好意味的猜测,淡淡道:“我们随便看看,你忙去吧,不必跟在后头。”
锦娘这才发觉她边上还有个人,旋即扬起笑脸道:“好的,那夫人和小姐慢慢逛,我先告退了,一会儿有什么需要再唤我便是。”
说完她就识趣地离开了,顺便使了个眼色给店里的小二,让她们都退到了远处,留下足够的空间给端木筝。
端木筝熟门熟路地拉着岳凌兮来到布匹的陈列柜前,放眼梭巡片刻,转过头笑吟吟地说:“虽说现在才八月,可这家铺子工序讲究,做一件衣服要个把月,所以现在订秋装刚刚好,你快去挑几块料子,我也好帮你参谋参谋。”
柜中的布匹色泽饱满花纹精致,都是蜀锦云丝之类的料子,一看便知价格不菲,岳凌兮随手抽了一块出来,光滑而细腻的手感竟让她不知不觉陷入了回忆之中。
以前家中贫穷,吃饭都成问题,更别提做新衣服,后来到了西夷,端木英将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每年都会扯上几块软和的棉布给她和端木筝做新衣裳,虽然和绫罗绸缎比不得,但也是大方得体的,她都十分爱惜。
后来端木英因病去世,两姐妹的生活也变得拮据起来,再没置办过一件像样的衣裳,哪个地方破了就在上面绣块小小的图案,又能凑合再穿半年。如今苦日子算是熬过去了,吃穿用度皆不同以往,她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姐姐,我还是觉得干娘给我们做的衣裳好看。”
端木筝心头一软,挽住她的手开起了玩笑:“以前是娘照顾我们俩,现在是我来照顾你,我这拿剑的手可不像娘能做那么细致的针线活,只能带你来买现成的了,你嫌弃也好穿不惯也罢,我是没别的招了。”
岳凌兮也笑了:“知道了,我挑就是。”
言罢,她扬眸扫视了一遍柜上所有的料子,指着角落里那块素色薄缎说:“就这个吧。”
端木筝拿起来看了看花色,直夸不错,又顺嘴说了一句:“倒是跟你平时穿的那件露水百合裙的料子有点相似。”
岳凌兮莫名愣了愣。
就在两人沉默的空档,旁边隔间的帘子忽然被掀开了,一位年轻姑娘穿着一条百蝶流彩烟罗裙出来了,步态婉约,身姿曼妙,仅从侧面看过去就已经不凡,谁知她又轻轻地旋转了半圈,裙幅上的所有金蝶仿佛都展翅飞舞了起来,越发衬得她顾盼神飞,楚楚动人,惹得许多从店外经过的男子都看直了眼。
边上的小丫鬟激动道:“小姐,您穿这个真好看!”
宋玉娇温文一笑,抚着袖口的金线和珠子说:“平日在外都是官服加身,这裙子恐怕也没什么机会穿,先包起来吧。”
说着她就回到隔间里面把裙子换下来了,再出来时竟是女官的打扮,绯红色绣鹭鸶的官服,同色镶金边的短履,腰带正中还别着一枚圆润的青玉,虽然妆发未变,感觉却完全不同,比刚才显得更加雍容华贵。
随后她和丫鬟就去了前台,与掌柜说话的时候彬彬有礼,谈吐亦不凡,看来不止是个六品女官,还是哪家的贵女。
岳凌兮习惯性地通过她的打扮去推敲这些事情,只不过片刻晃神,宋玉娇和丫鬟已经付完账离开了,而端木筝也叫人拿来了裙子款式的册子,一页一页地翻着让岳凌兮选。
“这个掐腰千水裙怎么样?”
岳凌兮瞥了一眼,随口道:“挺好。”
“那就这个吧,你腰细,穿起来肯定好看。”
端木筝扭头叫来店里的师傅,让她给岳凌兮仔仔细细量好了尺寸,然后指了另外几块同样素淡的料子,让她一并做成这个款式,拉拉杂杂地交代好之后又选了一件夏装成衣,结清银子就带着岳凌兮离开了。
太阳即将落山,差不多该吃晚饭了,岳凌兮知道楚钧回来了端木筝不便在外多留,就催着她回去,端木筝确实也记挂着楚钧的伤,所以把她送回家之后就匆匆走了。
岳凌兮从袖中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却发现锁条歪挂在边上,轻轻一推,门居然就这么开了,她微惊,还以为是家中遭了贼,冲进去一看,霎时僵立当场。
“这样也敢往里闯,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那人虽然上来就责备她没有安全意识,可话里话外都透着暖意,犹如烈阳般炙人心扉,岳凌兮凝望着他分毫未变的眉眼和身形,恍若回到了千里之外的雁门关,那天在帐中他也是穿着这件天青色的锦袍,低声唤她过去。
可今日他是陛下,位于青云之巅睥睨众生的陛下,英明神武不可亵渎的陛下,她不能再这么大大咧咧地走过去,只能暗自将沸腾的心绪压下,膝盖触地,双手交叠于额前,恭谨地行了个叩拜大礼。
“罪眷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傍晚时分,青石砖上尚有余热,烧得她小腿阵阵发烫,但下一刻腕间就传来更加灼热的触感,来不及细看,她整个人已经被拽离了地面,一个没站稳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
“一月未见,不但楚语精进了,礼数都快赶上宫里的人了。”
楚襄眸光微沉,隐隐夹着不悦,铁臂却牢牢地圈着岳凌兮的腰,没有半点儿要放开的意思。岳凌兮勉强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下颌那一线刚毅的轮廓,遂犹豫了半天才问道:“陛下为何不高兴?是因为我猜出了陛下的身份么?”
“你猜不出才奇怪了。”楚襄反手拉起她往院子里走,并排坐到了凉椅上,
“那陛下为何不高兴?”


来源:未知  作者: 178软文网
相关新闻
天涯网友:只傷身不傷心
评论:老师说过早恋是不好的,我们很听话,只会暗恋

凤凰网友:我依舊依賴你
评论:我是个特别的人,我是个平凡的人,所以我是个特别平凡的人

猫扑网友:不相离°  1/m*
评论:不怕事多,就怕多事。

本网网友:多愁善感 mature°
评论:当有人装B的时候、哥总是低下头。不是哥感到羞愧、而是哥在找砖头.

百度网友:永远别回头
评论:谁说我胖我跟谁急,我不就是有点肿么。

天猫网友:我也有过期待
评论:我以为你牵我的左手会和我一起走,而你只是用我的衣服来擦手

淘宝网友:Corner. [小角落]
评论:最美好的是爱情,最理解的是友情,最真诚的是亲情。

其它网友:昔年°  /21c
评论:我以为你只是颓废,原来你已经报废了。

搜狐网友:未曾狂热付出&
评论:昨天去市里参加放鸽子比赛,结果就我一个人去了。

网易网友:带你逃离uniVer
评论:我也曾有过一双翅膀,不过我没用它在天上翱翔,而是放在锅里炖汤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南之窗 | 中国海西网 | 中财网 | 新福网 | 网站导航

粤都网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 2012-2017 http://www.ydu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务及信息报错:1113910010@qq.com (非诚勿扰) | QQ:11139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