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都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粤都网 > 生活 > 列表

天香睡宝好吗【养生早报】

时间:2018年11月23日 11:52:42
摘要 天香睡宝品牌经过不到一年时间 ,发展到如今分支机构、合作医院遍布全国的局面,稳健扎根于日趋庞大的睡眠市

天香睡宝品牌经过不到一年时间,发展到如今分支机构、合作医院遍布全国的局面,稳健扎根于日趋庞大的睡眠市场。时至今日,愈道团队依然兢兢业业,结合新兴的“互联网+”潮流,紧跟时代发展脚步,蒸蒸日上。

据悉,黑科技产品天香睡宝睡眠冷敷凝胶,不含任何药物成分,真正能及时有效地解决各种睡眠障碍。立竿见影的效果直接碾压其他治疗手段,市场无同质化竞争,愈道“金箍棒”必将成为中国睡眠市场的定海神针。

天香睡宝睡眠冷敷凝胶是全世界第一种外用治疗失眠的涂敷剂,荣获国家发明专利。通过涂抹耳朵,凝胶内的活性矿物质通过身体磁场产生能量波动,调节中枢神经,恢复人体生物钟,从而有效解决失眠问题。

天香睡宝品牌方表示,此次携手国内顶级运营团队实现强强联手,将更好的打开互利共赢模式。省级电影制片厂专门为其制作宣传大片,加强造势,让更多的人认识天香睡宝这个品牌。天香睡宝睡眠冷敷凝胶符合当代都市人的需求,产品质量过硬,未来一定会更受到重视。如今品牌势能当道的时代,如何拓展渠道,有时候也需要走一些捷径。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用心做优质安眠产品,融合现代生活及追求的天香睡宝品牌,能逐渐登临睡眠市场的巅峰,掌握更多的资源和更强的能力,去传递夜晚的安然入眠,获得更多消费者青睐!

免费400电话:400-8199-315













































































































  钟荩拭去额角的冷汗,“刚换了个工作单位。”

    “你潜意识里对过去非常留恋,排斥新的环境,又加上体质太虚,从而影响到生理系统。”医生拿起笔,在处方单上刷刷写了几行,“先吃点药调理下,注意保暖,最主要的还是要放松心情。”

    花蓓去取了药,回到车上,钟荩如一只憔悴的虾蜷在椅中,那纤细的脖颈,看得她心中直发颤。砰地关上车门,呆呆地注视着前方,手指敲顶着方向盘。

    良久,她幽幽地吁了口气,“荩,我觉得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钟荩不解地看过来。

    “如果我不发神经跑去江州看海,你就不会遇到他,后面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你也不会成了这个样子。”花蓓用力吸着鼻子,不让眼泪掉下来。

    钟荩摇头,“你错了,蓓。如果你曾经被一个人真挚地珍爱过,即使他以后移情别恋,一千次、一万次伤害到你,你也绝不后悔和他相遇。因为,那是真的真的在相爱。”;
------------

4,去往昨日的河川(上)

    江州城不大,市区人口六十多万,楼不是很高,街上的车也不很堵,但是绿化非常好。江州城向东,有大片的滩涂。在滩涂上,生活着几种国家珍稀动物。再过去一点,便是大海。市区里的主干道都以栽种的植物命名,有梧桐大道、银杏大道、桂花大道。。。。。。夏末秋初,是江州最美的季节,树叶泛黄,满城飘荡着桂花香。如果有兴致,骑车半个小时去郊区,那儿有大片大片的梨园,可以欣赏秋景,也可以采撷果子。

    检察院就座落在银杏大道上,左边是公安局,右边是法院,市政府在对面。午餐时分,所有的人都涌向政府食堂,那是一天最热闹的时候。吃完饭出来,大家会慢走一会助于消化,一抬头,便见树枝上挂着一串串银杏果。

    钟荩给花蓓写了一封长长的邮件,还觉得没能把江州的美完全写出来。到江州工作才两个月,她已经喜欢上这座小城了。在邮件的结尾,她说:蓓,找个假期,来江州吧,我陪你去看海。

    花蓓真的来了,还带了位男士,在国庆长假的时候。

    钟荩去火车站接她。假日的缘故,火车站比平时人多了点,路边卖小吃的摊贩增加了不少,有些钟荩也没吃过。钟荩边走边想着等花蓓到了一起尝尝。

    她想得出神,没注意到从路口冲出一辆摩托车,那车还带着音乐,是首蹦的的舞曲,分贝高得耳膜都震疼了。染了一头红发的开车少年,和着节拍摇头晃脑,像磕了药。

    当钟荩看到摩托车时,早已闪躲不及,她本能地放声尖叫。

    行人惊恐地看过来,似乎一场惨祸即将上演。

    钟荩缓缓地闭上眼,耳边嗡嗡的风声。再次睁开时,她的腰间搁了一双长臂,一张英武俊朗的面容闯入眼帘。

    “你还好吧?”

    钟荩艰难地转动眼珠,举起手指,还是五只。“我。。。。。。还好!”她陡地看到衣袖上一大块血渍,“啊。。。。。。”她再次放声尖叫。

    “那是我的血,不小心沾到你衣服上了。”

    叫声戛然而止,她抬起头,他的小臂果真一片腥红。是疾驰中的摩托车后视镜刮的,少年也摔倒了,趴在地上呲牙咧嘴地叫唤,血流得不少,筋骨到是完好。只有钟荩一点事都没有。

    “他抱着你转了个身,就像演武打片,动作快得我们都没看清楚;

    。小伙子,你是警察吗?”卖山东煎饼的大妈笑咪咪地问。

    钟荩惊魂未定,脚像钉在原地。

    他笑笑,向大妈找了两张餐巾纸把手臂擦了擦,皮蹭破了一大块,伤口有点吓人。

    “要去医院包扎下,不然会得破伤风。”大妈又说道。

    他摇摇头,“没事,我皮粗肉厚,这点不算什么。”他跑过去帮少年把摩托车扶起,察看了下,车灯摔碎了,挡风板裂了条缝。

    少年嘴巴里骂骂咧咧的,他瞪了一眼,少年迅速噤声,抢过车,跌跌撞撞走了。他四处巡睃了一遍,“哦,在这呢!”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已经不成形的镜架,自嘲地笑笑,“好像你要下岗喽!”随手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

    钟荩总算恢复了神智,她忙不迭地道谢,要陪他去医院给手臂上点药,再去眼镜店配一幅新眼镜。

    他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我都说过没关系啦。眼镜是平光的,我随便买一幅就可以。”

    钟荩纳闷地打量着他,不近视却戴幅眼镜,装斯文?

    他没解释,“下次过马路要小心点。”他摆摆手,走向站台。走了几步,听到后面有动静,回过头,钟荩朝他笑笑,有羞赧,也有歉意。

    已是日暮时分,这时的夕阳打在她一头秀发上,镀出一个温暖的弧线。

    “走吧,我真的没事。”

    钟荩踢着脚边的石块,挺不自在,“我。。。。。。不是跟踪你,我要接个同学。你。。。。。。方便给我一个联系方式么,我想表达一下我的感谢。”

    “你已经表达过了,我也接受了。”知道她也来接人,他放慢了脚步,与她同行。,他的一双黑眸,深如子夜。偶然目光相对,钟荩连忙慌乱躲闪。

    “那。。。。。。晚上我请你吃饭。”话冒出口,钟荩才觉得唐突,忙又加了一句,“不是我一个人,还有我同学和她朋友。”

    墨黑的子夜,哗地亮起两簇星光,亮得钟荩整个人变得恍惚起来。

    “我晚上要陪一位大学的学弟,谢谢。”

    钟荩无措地看着长长的轨道,双手铰在一起,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做什么。

    他很高大,清瘦却不显单薄,举起手臂时,能清晰辨出一块块肌肉。他的衣着偏休闲,洁净的领口能看出他有着很好的生活习惯。笑起来时,散发出从容、沉稳的温和。当他不言不语,单单站着,那气势就令人畏惧。

    本来就是两个陌生人,气氛就不自然,突然而至的沉默,让气氛更加尴尬。在这尴尬中,列车的汽鸣声及时响起。

    她和他一起抬起头。

    金灿灿的霞光从西方一路流溢下来,柔柔地铺满了整个站台,微风习习,树叶轻曳,霞光如湖水,柔柔泛起波浪;

    心蓦地感到静美、轻盈。

    当花蓓和一个剪着寸头的男子亲昵地从火车上下来,她举起手,他也举起了手。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这就是一坨猴子屎---猿粪,花蓓倚着男友,看看两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笑:有一点。哦,忘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凌瀚。

    ********

    回忆如刚煮出来的咖啡,散发着一种苦涩的香味。

    钟荩闭上眼,心口起伏得厉害。如果实在抑制不住,她只允许自己回忆一点。仿佛过去是一块美味的点心,舍不得一口气吃完;又仿佛是在看恐怖片,只敢瞄几眼,不然心脏会承受不住。

    有时,她会觉得那是一场梦。但是梦里的场景却是那么真实,真实得像窗外的树,窗外的车和路。

    “好了,稿子发了。”花蓓啪地合上笔记本,“虽然没什么吸引眼球的,但总算抢了个先。说吧,想吃什么,我去买。”

    这里是花蓓租的单身公寓,方仪和钟书楷都去上班了,钟荩回家也是一个人,花蓓就把钟荩带了回来。

    “我想喝粥。”肚子很饿,却又没什么胃口。

    “我要吃饭、吃肉,去上海餐厅,点个四菜一汤,听我的。”花蓓凶巴巴地瞪过来,绝对没得商量。

    钟荩苦笑,“那你干吗还问我?”

    “我这是礼貌上的待客之道,你还当了真。好好躺着,我马上回来。”花蓓拿了点零钞,抓了一大把往外走。关门时,回了下头,“我有没有告诉你,他最近出了本书,关于犯罪心理学方面的。”

    “我现在知道了。”花蓓这丫头,也不知给她冲个热水袋,钟荩按着小腹,直叹气。

    “那些专业的东东,我也不知写得怎样。奶奶的,好与不好关我们什么事。”很响的关门声。

    下次要提醒花蓓不能讲粗话,有损文艺青年的气质。

    花蓓谈了多少男友,钟荩记不清楚,她只记得剪着寸头的那位警察,可惜两人没成功。

    “当时感觉挺好,你侬我侬的,一时不见直冒冷汗,生怕被别人抢了。可是处久了,越看越感到后怕,要是以后长长的一辈子天天面对这么一张脸,不傻也疯了。于是,就分了。”

    花蓓用几句话,总结了她的那份只维持了半年的恋情。以后钟荩再提起,她一脸茫然:“你说谁?我真和他谈过,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钟荩真羡慕花蓓的健忘。

    爱,要么相守,要么相忘。

    不能相守又不能相忘的爱,是最最苦的。;
------------

5,去往昨日的河川(中)

    第一次提审戚博远,钟荩放在早晨九点。阳光不错,隔着铁栅栏,静静地看,树梢间隐隐泛出娇嫩的绿。

    戚博远仍穿着在杭城的那身衣服,两天没刮胡子,看上去有点憔悴,但精神还不错。钟荩和他打招呼时,他微笑颔首。

    钟荩轻抚着桌上的卷宗,思索着怎样开口提问。这件案子发生在2月24日的中午,戚博远在书房用一把水果刀杀害了自己的妻子。现场没有挣扎、搏斗的痕迹。水果刀穿过一件毛衣、一件内衫,没入心脏部位,就一刀,戚博远的妻子当场毙命。那一刀,力度之利、位置之准,仿佛演练过数遍。这是让景天一和牧涛最觉得蹊跷的地方,用景天一的话讲,戚博远是一介文弱书生,应该没那份力气也没那个胆量。

    事实却摆在那里,所有的疑问只能等戚博远来解释了。

    戚博远先说的话,他抱怨睡的床太硬、被子不很干净、同室的人呼声太大、厕所里的臭味太重,这些都影响了他的睡眠。

    一边的书记员差点笑喷,看守所要是像酒店,谁不愿意来?

    钟荩同情地笑笑,其实每个进来的人都会有抱怨,只不过没人敢言。她打开卷宗,目光落在作案现场拍摄的照片上,闭上眼睛,深呼吸,再慢慢睁开。

    “戚工,”她没有直呼他的名字,“2月24日那天。。。。。。”

    “你送我的围脖被警官没收了,不知能不能还给我。”戚博远打断了她,“我已经停药几天了,身体很不舒服。”

    “你哪里不舒服?”钟荩皱着眉,她有种预感,提审不会太顺利。戚博远要么真的是不谙世事的书生,除了专业,其他方面都是弱智;要么是这人太有心计,顾左右而言他,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人老了,各方面的功能都会退步,一些常用药罢了。我和常律师提过,他说今天给我送的。”

    “不是你女儿?”

    “女儿?哦,她怀孕了,行动不方便,我委托常律师的。”

    这位常律师可真尽职,钟荩心中哼了声,她合上了卷宗,等戚博远继续发挥。没想到戚博远绕了一个大圈,却接上了她的话。

    “24号那天,我在公司开会。”

    “会议是早晨九点到十一点,关于刚上线的动车组运营中出现的情况汇报。会议结束后呢?”钟荩谨慎地放慢语速,不那么咄咄逼人,她不愿戚博远反感;

    “司机送我回家,我下午要坐飞机去杭城。”

    景天一找司机了解过情况,戚博远在公司吃过午饭回去的,那时是十二点。司机在楼下等了近一个小时,戚博远才下来。

    心跳自然加速,额头的筋一根根突出,钟荩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你爱人在家?”

    “是的!”戚博远回答很快。

    “你们为什么事争执了起来?”

    戚博远摇头,“我们结婚二十年,从来没争执过。”

    所以才奇怪呀!

    戚博远几乎是绯闻绝缘体。虽然一把年纪,但是仍然可以用“清俊”这样的一个词来形容,再加上社会地位高,有年轻女子青睐很正常。在公司里,他温和、亲切,很受人尊重。在邻居眼中,他彬彬有礼,是好父亲、好老公。

    “那么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了?”

    戚博远像跌入了沉思,过了一会,才说道:“好像没有。我进书房打印发言材料,她给我切了点水果,送进书房。”

    钟荩放缓了呼吸,“水果是在书房切的?”

    “哈哈,姑娘你不常做家务吧,水果当然是在厨房切的。”戚博远笑了,有一份长者对晚辈娇宠的意味。

    “你吃了吗?”

    “司机在楼下等着,我有点着急。她用水果刀戳了一块苹果递给我。”

    钟荩的思维有些跟不上了,“水果刀切好不是应该搁在厨房里吗?水果一般不都是用牙签戳?”

    戚博远挑挑眉,“不是人人都墨守成规。”

    钟荩不再盯这个问题,继续问道:“接下来呢?”

    “接下来的事景队长不是都一一查清了?”

    啊!钟荩瞪大眼,“你杀了你妻子?”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有时会希望戚博远否认,这件案子其实另有隐情。

    戚博远没有否认。他接过水果刀,吃下苹果,然后返手就把刀刺向了妻子。

    “你刺向她时,她没有躲开?”

    “她在看着电脑,没有注意。”

    钟荩定定地看着戚博远,平淡的口吻,像是在诉说一个枯燥的生产计划,她却听得毛骨悚然。

    戚博远杀了妻子之后,收拾好行李,在电梯里遇到一位邻居,还相互问候。上车时,他为让司机久等还说了抱歉。他的行为、举止,正常到不能再正常。

    “你。。。。。。爱你妻子吗?”她问了一个和案子无关的问题。

    戚博远回答:“我爱的人在我心中,但我对婚姻忠诚;

    。”

    人的心,都是深深的海洋。

    他没有隐瞒,什么都交待得很清楚。法医签定过了,水果刀上的指纹是他的,家里没有第三者的脚印。这真的是个一点趣味都没有的简单案子,上诉材料整理好,就等着开庭了。

    可是钟荩就觉得不对劲,顺利得处处不对劲。戚博远不是一个职业杀手,不该表现得这么淡定。

    “他心理上不会有问题吧?”她问牧涛。

    牧涛在看她的提审记录,越看眉头蹙得越紧,“他的电脑里有什么?”

    “呃?”钟荩想了下,“他说是发言材料。”

    “其他呢?”

    钟荩摇头。

    牧涛指着记录里的一行字,“他的这句证词有疑点,要好好推敲。他吃水果时,她妻子在看电脑,似乎是这个让他起了杀心。你去找景队长,让他陪你去戚博远家查看下电脑,找个懂计算机的专业人员一同去。”


来源:未知  作者: 178软文网
相关新闻
其它网友:不在乎  End.ゝ
评论:都说炫舞里面的人物身材好,我告诉你,你要是天天那么蹦跶你也瘦。

搜狐网友:多愁善感 mature°
评论:职场三定律;:要么忍!要么狠!要么滚!

天猫网友:昔年°  /21c
评论:你都好意思骗我了,我哪好意思不信。

凤凰网友:忘記飛の蝶
评论:我说过我爱你。没说我只爱你。

百度网友:记得牵绊的人
评论:在如今这个物价飞涨的时代,只有工资以不变应万变

网易网友:魂牵于心  7mr°
评论:昔日迎风尿三丈、如今顺风尽湿鞋。

淘宝网友:踏歌行人未停
评论:妈妈说不准我们早恋,没说我们不准结婚。

天涯网友:猥琐纠结之美
评论:爱由一个笑容开始,用一个吻来成长,用一滴眼泪来结束。

腾讯网友:谢谢你给的痛
评论:闭上眼睛,我看到了我的前途

猫扑网友:〃得之我幸
评论:不是上午不想玩电脑,因为一起床就已经是中午了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东南之窗 | 中国海西网 | 中财网 | 新福网 | 网站导航

粤都网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 2012-2017 http://www.ydu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务及信息报错:1113910010@qq.com (非诚勿扰) | QQ:1113910010